即绞转、翻笔和折笔,扔皇帝吃过的菜可是大逆不道

这个问题问的有水平。

行笔,需要丰富变化,要用对毛笔锥面,不断的能实现换面,在行笔的过程中,换面一般有三种方式,即绞转、翻笔和折笔:

图片 1文丨圣玄法师”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以溥仪为例,作为满清的皇帝,还传承祖宗的规矩,每天只吃两顿正餐,称为早膳和晚膳。早膳一般在早上六点至八点半进行,晚膳在十二点至下午两点进行,夏秋两季则提早一个小时。两顿正餐之后,各加一顿小吃,时间不固定,如果皇帝临时想吃什么,就随时传人送上。

绞转:在笔锋运动的过程中,逐渐换面;

{“type”:1,”value”:”首发丨腾讯佛学

菜品多为满族菜,另外也有东北风味的特色菜以及苏杭菜,据说康熙和乾隆比较喜欢吃苏杭菜,利用这些食材制作出来的菜目繁多,几乎相声中的报菜名里,皇帝都吃过,如下图便是清朝皇帝菜目的一部分:

翻笔:在行笔中,笔锋铺开的状态下,由一个面直接翻到另一个面(类似于刷漆时刷子的使用);

当一位偶像在媒体上爆红以后,许多追星的“亲妈粉”、“女友粉”、“姐姐粉”开始追逐这些镁光灯下的少男少女,为他陶醉,为他花钱,为他刷票,为他“南征北战”……

图片 2

折笔:行笔时向毛笔施加压力,顺手改变行笔方向造成的方折形态。

偶像一个小动作,甚至脸上的褶子都能赚足感动的眼泪,能让人怀疑自己进了“夸夸群”。不准有任何人说偶像的坏话,不然一定倾巢出动把他揪出来骂到怀疑人生,这样的事已经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常态。

还有一种说法是;皇帝的饮食属于宫廷绝密,一般再合口的菜,皇帝也不会超过3口,因为这是礼仪,皇帝不能给别人留下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印象,还有一点,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皇帝的喜好,避免别人趁机下毒。皇帝吃完三口之后,伺候的太监就会喊一声“撤”,然后将这些菜直接倒掉,而且任何人不允许私自藏匿,避免讨论,违者会严惩不贷。

今天,我们主要讲绞转。

饭圈,也就是追星族(fans,谐音“饭”)的圈子,越来越成为许多人眼中的“莫名其妙”和“不可理喻”的代名词。

当我们想起“剩饭”这个词的时候,第一反应肯定是倒掉或者喂狗,喂猪等牲畜,但是在古代,皇帝吃剩下的饭可就不是这样了,皇帝吃剩下的饭能叫剩饭吗?谁敢扔?扔皇帝吃过的菜可是大逆不道,重则会被问罪处死的!再说了皇帝平常吃的菜少则三五十道多则上百道,即便有一部分是摆样凑数的,但每天依然会剩下大量的饭菜,这些饭菜都是名满天下的御厨做的,通常情况下一般人花钱都吃不到,所以“倒掉”那就太暴殄天物了!因而皇帝吃剩下的饭菜其最终结局一般是以下四种情况。

绞转
是书法专用术语。是指书法家在用毛笔书写线条时连续不断地转动毛笔的锥面。

无疑,少年儿童消费水平的提高,直接促成了饭圈文化成为一股“异军突起”的潮流,但在我的印象中,许多生活中与网络上的“00后”理智而包容。当然,他们也更愿意为自己的兴趣付费。

以清朝皇帝为例,皇帝吃剩下的饭菜处理方式大致有四种;一是倒掉,当然只是部分,二是运出宫贩卖,三是赏赐给王公大臣或者后宫嫔妃,四是把剩下的菜晒干当做小宠物的粮食。

绞转笔法是魏晋笔法的核心部分,由篆隶笔法演变而来。绞转笔法也是王羲之书法用笔的主要组成部分。唐代以后书法家书写多用提按。

而“饭圈文化”的拥趸们,为了作品稀少、靠贩卖“人物设定”的偶像,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网络霸凌,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现在的网络暴力缘何如此严重?

图片 3

绞转就是逐渐的改变笔锋的锥面:

造梦偶像的“夸夸群”

皇帝的剩饭说实话,绝大一部分我觉得还是被倒掉了,因为冬天还好说,饭菜不会那么快就坏掉,可是天一旦暖和这些饭菜就很容易发霉,古代又没有冰箱等冷藏设备保存这些饭菜,所以不扔也得放坏了。,一少部分则会被一些太监宫女转手卖给宫外的饭店,当作宫廷菜卖给客人吃啦。人们吃到这些皇帝的剩菜,就给等于吃到了御赐的美味佳肴啦!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图片 4

图片 5恐怕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意识到,现实是缺憾、不圆满的。这个造梦产业下的偶像,更不过是一个梦幻泡影,但为什么一进饭圈,就好像进了“夸夸群”?”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史料这么写:站立在皇帝身后的四名太监便是专门执行家规的,即便是皇帝,也得遵循老祖宗定的规矩。皇帝用眼睛看哪个菜,侍膳太监便将那个菜朝皇帝身边挪近一点,然后用羹匙舀进布碟里。假如皇帝吃后说了句“这个菜不错”或是赞许点头,传膳太监就再替皇帝舀一次,同时将这个菜朝后面退,不能再舀第三次。如果连舀三次连吃三口,那四个太监中为首的一个就会叫一声:“撤”其余太监便将这个菜撤下去,而且此后十天半月就不会再见到这个菜了。宫中把这个规矩称作“传膳不劝膳”。

可以看出,在书写圆线条为了能保证裹锋用笔的状态,需要运用好绞转的技术,我们找一组古人写圆弧的图片看看是否饱满。

{“type”:1,”value”:”这恐怕与饭圈的自我认同有着天然的关系。进入饭圈,就成为了偶像的投资者,粉丝所做的并不一定是对现有偶像的欣赏,更是助力偶像成为更好的人。在这样的自我认同感之下,饭圈吸引了许多需要成就感与归属感的少年。

图片 6

图片 7

这时候,理智与审慎的生活态度,就被封闭化和同质化的“造梦工厂”所倾轧,这更像是一个狂热的宗教。正如勒庞在《乌合之众》对这种“宗教情感”的分析——

《膳底档》是专门记录皇帝进膳情况的内廷资料,事无巨细,一点不漏均记录在案,但是皇帝爱吃什么菜则是万万不能记录上档的,皇帝也绝不会说自己喜欢吃什么,或者今天想吃什么。侍膳的太监及宫内人员更不许随便谈论,这可是宫内的一大忌讳,随意谈论或泄露皇帝用膳情况的人,轻者杖责,重者砍头。如果没有皇帝的旨意,包括皇后在内,任何人都不能跟皇帝一起吃饭。所以一是御厨每天都要换花样,很少将一个菜烧多次。二是皇帝吃过的菜一般不赏赐给别人。

图片 8

这种感情有着十分简单的特点,比如对想象中的某个高高在上者的崇拜,对生命赖以存在的某种力量的畏惧,盲目服从它的命令,没有能力对其信条展开讨论,传播这种信条的愿望,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

图片 9

这种感情所涉及的不管是一个看不见的神,一具木头或石头偶像,还是某个英雄或政治观念,只要它具有上述特点,它便总是有着宗教的本质。

图片 10

勒庞并不知道,其实许多宗教并非是封闭而排外的。

图片 11

当我决心皈依佛门的时候,正是被佛陀的自信所折服,佛说:

图片 12

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

图片 13

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

图片 14

——不论是出家的比丘,还是世间的智者,都要对佛说的话善加观察,才能信受,正如考验真金,要经过火炼、刀截、石磨,而不仅仅是凭借着对佛的信仰与恭敬而已。

下面是某位书友的转:

居然有一个宗教的创始人会鼓励别人自己的话怀疑验证?就这份魄力,我就信他,大不了以后就算发现他说的不对,再不信了,他肯定也不会生气。

图片 15

然而,在对经典的学习思惟中,我却对佛的言教,越来越心悦诚服,一条道走到了今天。可惜的是,我的心智水平还是捉襟见肘。

从上图可以看出,“谓”字上面的转,孙过庭和这位书友在绞转的地方出现了不同的线条形态,原帖饱满切且有很强的张力,临作则在转的地方线条扁薄,且留白造成的张力不够。

相比于对“实相”的追求而言,那比“夸夸群”还夸张的追星热情,真的只能唬一唬心力脆弱的孩子了。

在转的地方,需要向笔锋施加压力,顺势捻管或者转腕,使得在“弧顶”处保持线条的饱满,这样的视觉效果是厚重的,我们常常说线条要厚重,在转的地方尤其要注意。

图片 16

当然,会有书友问,为什么看到帖中也有很多字,在转的地方不是这样的,而是有个提起的动作,或是多了些中侧锋的变化: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一位外道论师前来那烂陀寺挑战,写下四十条论点,可是被玄奘大师驳斥得哑口无言,心悦诚服地到了寺里,做玄奘大师的仆从,侍奉他的起居。

图片 17

但玄奘大师在披读时人所写的着作时,对其中有不明白的地方,便虚心地请教这位仆从,仆从告诉他,自己曾听人讲述这部论着,达五遍之多。

图片 18

玄奘大师大喜,请他为自己讲授。

这样的观察很仔细,值得肯定。在点画上来看,古人的圆线存在各种形态,但无非就是有了提按或中侧的动作;然而古人用笔圆厚,更多的圆线是饱满的,加了提按和中侧变化,只是丰富和调剂作用,一定要把握好度。

可这位仆从因为自己曾论败,更顾及自己仆从的身份,一再推辞。

另外,从教学的角度来讲,更多的人,是在转的地方不调锋,使得侧锋过多,圆线扁薄,还有一部分人是在转的地方提起笔锋,回避了绞转,说明更需要掌握的是把线条写的饱满,其他的方式便不在话下。

可玄奘大师还是虚心地请教他:“这部论着并非出自我所学的宗派,有不明白的很正常,您不必挂虑。”

图片 19

这位仆从被玄奘大师对求知热情所感动,答应为他解惑,却因为担心“向仆从学法,恐怕玷污了大师的令名”,坚持要在夜晚再与玄奘大师教授论义。

图片 20

这是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学风严谨的“综合性学府”里,一代人对真理的追求热忱,远远超越了对偶像的迷恋、宗派的门户之见、自我视野的封闭。

图片 21

正如《大智度论》对“佛法大海”的描述——“信为能入,智为能度”——追求实相,经过审慎抉择的信心是入门钥匙,而要想真正获益,则仰赖于智慧的锤炼,不是靠自我陶醉地“夸夸”就“岁月静好”了。

内容源自笔韵之家,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当代高僧圣严长老有一句名言——“提升人品质,建设人间净土。”

人的品质包括许多的维度,正如一个人的智识,涵盖了他的视野、心胸、觉察力、意志力、行动力……

真正有魅力的智者,他所期待的追随者,一定不是自己的“粉丝”和“尬吹”,而是能够提升自身品质的建设者。

党同伐异的“乌合之众”

图片 22据学者研究,粉丝对偶像的“宠溺”,实则是在偶像身上寄寓着对“美好”的幻象。理想总是美好的,有一个“完美”的对象作为生活的鼓励,成为了大多数人甘愿一饮而尽的“心灵鸡汤”。”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为了维护这份美好,一位“偶像”的粉丝团,可以四处扎人、肆意谩骂,用上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词汇。岂非与“粉丝”们“圈地自萌”、自我鼓励的初衷背道而驰?让人想起《乌合之众》里的话:

群体感情的狂暴,尤其是在异质性群体中间,又会因责任感的彻底消失而强化。

意识到肯定不会受到惩罚——而且人数越多,这一点就越是肯定——以及因为人多势众而一时产生的力量感,会使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的情绪和行动。

在群体中间,傻瓜,低能儿和心怀妒忌的人,摆脱了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会感觉到一种残忍,短暂但又巨大的力量。

尽管勒庞的话并不尽公允,但他指出了“饭圈”党同伐异的“底气”所在。这种“群体的情绪和行动”在真正的生活品质面前,成为了最坚韧的“窗户纸”。

马鸣菩萨《大庄严论经卷四》中记载了一则有趣的故事:

在印度,佛教僧团的比丘与婆罗门教的修行人常常相遇,一次,一位年轻的比丘见到一位裸形婆罗门,奉行裸露身体、修苦行的教义,不禁笑了起来,讥讽他“不知惭愧”。

恰巧那位裸形婆罗门听闻过一些佛法的道理,便反唇相讥:“法师,您可别以出家的身份自视甚高,来轻慢欺人。要知道,从你们佛教的教理来说,您就算有这一身出家人的形貌,也不意味这您就可以断烦恼。如果您不能断除烦恼,沦落在这生死苦海里,沉浮漂泊,说不定未来生中也会成为我们裸形的修行人呢,有什么好笑的?”

那位婆罗门接着又说:“您呀,还笑话我不知惭愧?啥叫惭愧?不落入种种的恶见,不落入种种的恶念,才算真正生起惭愧之心。你绝对还没有证得圣果,在这生死大苦之中,如同兜罗树的花儿一般,随着业力的狂风飘来飘去,还是笑笑您自己吧!哪还有功夫来笑话别人!要不您就掂量掂量,您来生能投生到哪一道中?就算现在您看起来还像模像样,只不过是烦恼的火种被暂时掩盖起来,无明的种子在您的心中根深蒂固,您就自身难保咯!还来笑话我不知惭愧?”

图片 23

当时这位年轻比丘的同伴们听了,都惊讶于这位裸形外道竟然如此了解佛法,默而不语。

有一位长老比丘,居然“胳膊肘向外拐”,对这位裸形外道的话大加赞赏:“能断除烦恼之人则为真惭愧者。如果说不降伏烦恼也能称作比丘的话,那随便什么人,只要把头发剃光岂不都是比丘了?就算是嬉笑逗乐的人剃除头发,也并不能成为比丘。要知道,只有真正证悟四圣谛的人才是真正的沙门。正如经中所言,‘不见四谛,邪正不定;邪正不定,所见错谬’。所以随佛出家,要勤修四圣谛,只有真正见道才能永离邪道。”

比起追星,提升人的品质“真是累”,需要时时惭愧自省,但凡有稍微的自恃而骄,还会被“内外夹击”!但这不正是追求真正的“美好”品质,所值得的坚守吗?

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

图片 24

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