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僧人请教大珠慧海禅师该如何修行,观音菩萨的根本道场在西方极乐世界

图片 1

问:在皈依请圣时有请“某某堂”上某某和尚,这个“某某堂”指的是什么意思?如何分堂?

图片 2

日知录

答:从佛教戒律的角度来讲,“堂”,是指忏悔堂,就是他受戒的地方。比如说,他是在南普陀寺受的戒,就叫“南普陀堂上”,南普陀寺就是他的忏悔堂。

慈悲 观音

只存得此心常见在,便是学。过去未来事,思之何益?徒放心耳!

在佛教中,受三皈、五戒,主要是讲戒和尚是在哪儿得戒的,通常的传统是报自己的忏悔堂。因为作为受戒的人,请的是戒和尚,是以戒为主,他在哪儿得的戒,就要报哪里的忏悔堂,所以,这个“堂”一般是指忏悔堂。

一、观音菩萨

——《传习录》

此外,“某某堂上某某和尚”也在说明一个传承问题。无论是三皈依还是五戒,戒和尚作为佛门中弟子入门的证明师,是请他来做证明的。皈依是以这个师父做一个相上的代表,也是一个传承上的代表,表示可以一代一代往上追溯,一直追到本师释迦牟尼佛。皈依师以这样一个住持三宝的相状来感发受三皈、五戒的人的戒体,皈依就是皈依三宝而不是皈依某个人,皈依师只是证明你皈依了三宝,而不是皈依了某一个师父,这与请依止师的意义不同。当然,佛教传统上是如此,但现在各个地方寺院可能会随自己的因缘条件而有不同的讲法,也是有可能的。

据《悲华经》记载,观音菩萨乃西方极乐世界之一生补处法身大士,是一位即将继承阿弥陀佛之位的大菩萨。观音菩萨在阿弥陀佛因地之时,做转轮圣王的时候,是千子之中的第一太子,名叫不眴,出家之后法号观世音,他将在弥陀入灭之后成佛,号为“一切光明功德山王如来”,到那时观音菩萨的国土名为“一切珍宝所成就世界”

明代大儒王阳明曾写过一首答友人诗云:“饥来吃饭倦来眠,只此修行玄更玄。说与世人浑不信,却从身外觅神仙。”

据《千手陀罗尼经》等记载,观音菩萨乃是过去的正法明如来所现,他老早就是古佛,为度众生而现菩萨身的。

“饥来吃饭倦来眠”,顾名思义,就是饿了便吃饭,困了便睡觉。这句诗的背后,是《五灯会元》里的一个公案:

二、根本道场西方极乐世界

有一次,一位僧人请教大珠慧海禅师该如何修行。

据《大阿弥陀经》、《无量寿经》,以及《观世音受记经》记载,观音菩萨为西方极乐世界教主阿弥陀佛的协侍菩萨,常住于极乐世界,以阿弥陀佛为师,辅助阿弥陀佛教化众生。若有众生愿往生极乐世界,临终之时阿弥陀佛、观音菩萨等诸位圣众,前来化现,手持莲台接引极乐世界。由此可以看出,观音菩萨的根本道场在西方极乐世界。

禅师只回答他:“饥来则食,困来即眠。”

三、娑婆道场之南印度

僧人感到很奇怪,像吃饭、睡觉这般俗事,怎么能算得上修行呢?

据《华严经》记载,文殊菩萨点化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参见五十三为善知识,其中第二十八位就是观音菩萨,在印度的南方有山“补怛洛迦”,观音菩萨就住在这里。补怛洛迦的位置是在南印度之海中,有众宝所成,非常清净,全山都是花果树林,泉流池沼遍布全山。观音菩萨住在山中结跏趺坐,无数的菩萨恭敬围绕,聆听观音菩萨宣讲大慈悲之法。因此,娑婆世界的观音道场在南印度。

于是他又问禅师:“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世人每日都在做着这两件事,难道他们也都同您一样用功修行吗?

四、观音菩萨的汉地道场

禅师答:“不同。”僧人愈发疑惑不解。

据《普陀山志》记载,五代时期梁贞明二年,有一位日本僧人叫慧锷,游五台山,见到一座观音像,庄严殊胜,心慕不已,就想请回日本去供养。岂料坐船经过普陀山时,海中忽然涌现出无数的铁莲花,船不能航行,一连三天三夜都是如此。慧锷惊而祷告曰:“如圣像与日本众生无缘,当从所向,弟子随从所适,建寺供养。”祈祷之后船继续航行,到潮音洞边就停了下来。慧锷捧观音大士圣像离船登岸,当时岸边的渔民听到慧锷说明来意,大受感动。张氏渔翁就献出了自己的住宅,让慧锷和尚供像安居,并将其宅改名为“不肯去观音院”。而慧锷和尚,也成为了普陀山的开山始祖。因此,中国观音菩萨之道场在普陀山。

禅师又说:“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世人总有着百般思索、千般计较,所以吃饭时不好好吃饭,睡觉时不好好睡觉,这就离修行差很远了。

此外,《本朝高僧传》、《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也有此事的记载,由此可知,中国的观音菩萨道场是由日本僧人慧锷,从五台城南之岭头取得观音像到普陀山,从此中国的观音菩萨道场便形成了,五台岭头也成为观音菩萨之祖庭。

听闻此言,僧人方恍然大悟。

五、如何能见到观音菩萨

禅宗有句很着名的话叫“平常心是道”,古代圣贤们则大多十分重视在洒扫庭除、端正仪态这种看似琐碎的小事上自修,甚至将其写入家训。在他们看来,修行被讲来讲去,讲透了也不过是落在“饥来吃饭倦来眠”这样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上。

莲池大师在《竹窗随笔》说:“大慈大悲者,菩萨之所以为菩萨也。但能存菩萨慈悲之心、学菩萨慈悲之行,是不出户庭而时时常觐普陀山,不面金容而刻刻亲承观自在矣。”

想必很多人都曾为心中“百种须索,千般计较”,饱受焦虑忧郁之扰,相比于食不甘味、辗转难眠的痛苦,“饥来吃饭倦来眠”简直是莫大的幸福。

只要我们心怀菩萨之慈悲,口念观音菩萨圣号,观音菩萨就常在我们身边,一切苦难当能度过,善行善愿皆得圆满。

王阳明多次告诫弟子思虑过多徒劳无益,他说:“只存得此心常见在,便是学。过去未来事,思之何益?徒放心耳!”

文 / 圣严图 / 寂戒 编辑 / 传静

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和还没到来的事,思虑它们有什么益处呢?整日胡思乱想,只会距离本然灵明的良知本心越来越远。

有位门人平日苦于思虑纷扰,王阳明就以种树打比方开导他:“立志用功,如种树然。方其根芽,犹未有干;及其有干,尚未有枝;枝而后叶,叶而后花实。初种根时,只管栽培灌溉,勿作枝想,勿作叶想,勿作花想,勿作实想。悬想何益?但不忘栽培之功,怕没有枝叶花实?”

用功和种树其实是一个道理。有了根芽方有树干,有了树干方有枝叶,有了枝叶方有花和果,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只管做好栽培浇灌的功夫,而不去悬想枝如何、叶如何、花如何、果如何,假以时日自会有丰厚的收获。

“饥来吃饭倦来眠”用今天的话讲,其实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活在当下”。

对于过往,不作无谓的计较,也不作耽溺的留恋;对于未来,不作不切实际的幻想,也不作杞人忧天的担心。只是将此心专注于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物上,如此方能收获珍贵的宁静与清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