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上师用了我的东西才有功德,‘恶紫之夺朱也

图片 1

图片 2

大自然是最美丽的调色板,鹅黄携粉绿共舞,姹紫与嫣红交辉,描绘出天地间和谐生动的画面。在众多色彩中,有一种颜色低调却不容忽视。它就是紫色。

往往有这样的弟子、这样的道友,若他给我一件东西,他的心里想,顶好是我用一用,用了他才高兴,我要是把它转到别处,他心里就不大高兴。“我给你的,你竟拿到别处!”

四力中的“破坏力”,即是对过去所造的罪业发起强烈的追悔心。这在四力之中破坏力最为重要,具备此力,其它三力自然随之而来。此力的生起,端赖我们对业果的深忍信。

图片 3

其实他不理解,你给我的东西又给你转出去,这个功德比你给我的功德大干百万倍。

如前所说,“遍行对治力”主要是《集学论》中所讲的六种,其它凡是为了净罪目的而做的善事,都构成“遍行对治力”。

金文

为什么我们供养佛的东西佛会再供养给众生,这是辗转施。如同辗转回向一样,布施也是辗转布施,有的人他不懂得这种布施的道理,认为供养师父,供养上师,以为上师用了我的东西才有功德,上师要是拿着给别人了,不论钱,或什么东西,好像功德小了,这是不对的。

“遮止罪恶力”,即是生起今后纵有生命危险也不再犯的防护心。虽然很难从一开始就永远戒除一切恶行,但可以从较容易根除的恶行下手;对于难断的恶行,则应每天生起“今日不犯”的防护心。

1

愈施功德愈大,这叫辗转施。

“依止力”即是归依、发心,这也是为何在“金刚萨埵修诵”和《堕忏》等颂文的篇首,先说归依、发心的缘故。

图片 4

我们从无始以来造集的罪业,每一种都多得像国王库藏一样。然而,如“加行法”时所说,如果所修的四力忏悔、防护十分有力,纵使定业也能清净。

小篆

此外,如果能修习《集学论》中所说的“虚空藏忏法”、配合顶礼的《堕忏》、文殊怙主大宗喀巴散集中收录的《胜金光明经忏悔文》等,那是再好不过了。

2

(帕绷喀大师指出,在忏悔的最后,应想到通过修法,自己的罪业已完全清净,并以罪之三轮无所缘来加以印定1],这将大大增强净罪法的功效。)

“紫”由“糸”和“此”组成,“糸”表示这个字的意思与丝织品有关,“此”表示这个字的读音与之接近。不过,“紫”字的早期字形跟现在略有区别,金文写法是“糸”左“此”右,到了篆文以后才逐渐固定为“此”上“糸”下的写法。

对罪业抱无所谓的态度和一味害怕都是不足取的。对初业行人来说,最要紧的修法就是忏悔。

《说文解字》曰:“紫,帛青赤色也。”“紫”从产生之初就是指红和蓝合成的颜色。今天,这种色彩以“紫红”“青紫”“玫瑰紫”等形式为人们所熟悉。

1]净罪之人、所净之罪、净罪之事三者均无自性。

中国古代将青、赤、黄、白、黑视为“正色”,其他颜色称为“间色”。“紫”作为一种间色,自然难免遭受非议。《论语·阳货》中记载:“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孔子把紫色与郑声相提并论,将二者分别视为高贵的“朱”和正统的雅乐的对立面,好恶之别,溢于言表。因此,“紫”常与另外一种间色“红”捆绑在一起,有所谓“红紫乱朱”“红紫夺朱”等说法,体现着雅与俗、善与恶、正与邪的对立。

节选 ▏帕邦喀大师《掌中解脱》

然而,由于受到皇权的青睐,“紫”的非正统身份发生了180度大逆转,很多跟皇家有关的事物都披上了一层“紫”,封建君主的衣、住、行都离不开它。

从服饰的角度来看,“紫衣”曾经是君王的服饰,例如《左传·哀公十七年》:“良夫乘衷甸,两牡,紫衣狐裘。”根据史料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君着紫色服饰。后来,高级官员的官服多用朱紫色,因此,“朱紫”被用来借指高官,例如白居易《偶吟》:“久寄形于朱紫内,渐抽身入蕙荷中。”

从居住的角度来看,中国古代有一批由“紫”构成的词语,均可以指帝王宫禁、宫廷。例如唐代皇甫曾《早朝日寄所知》:“长安雪夜见归鸿,紫禁朝天拜舞同”中的“紫禁”。杜甫《咏怀古迹》之三:“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中的“紫台”。明代何景明《昔游篇》:“三千艳女罗紫宫,倾城一笑扬双蛾”中的“紫宫”。白居易《骠国乐》:“德宗立仗御紫庭,黈纩(tǒukuànɡ,黄绵制成的小球,加在冕的两旁,表示堵塞耳朵,不妄听是非或不义的言语)不塞为尔听”中的“紫庭”。除此之外,还有“紫殿”“紫阁”“紫闼”“紫阙”“紫闱”等词语,均指帝王所居之地。

不过,这里的“紫”并非代表具体的颜色。中国古代天文学家将星空分为所谓“三垣”,即紫微垣、太微垣和天市垣。其中,紫微垣居于中央,是古人心目中天帝的居所。而人间的皇帝自称“天子”,天子居住的地方也就有了“紫禁”“紫台”“紫宫”等一系列称呼。自然,作为明、清两代皇宫的北京故宫,其“紫禁城”之旧称,也是与此一脉相承的。

从出行和举行活动的角度来看,古代帝王出行有隆重的仪仗,比如用紫色的车盖,因此,“紫盖”被用来指帝王车辇。例如南朝梁沈约《齐故安陆昭王碑》:“陪龙驾于伊洛,侍紫盖于咸阳。”此外,帝王祭祀大典用的祭坛也是紫色的,称为“紫坛”。这就是李白《拟恨赋》“握瑶图而倏升,登紫坛而雄顾”中“紫坛”一词之所指。

紫色还跟中国本土的道教关系密切。传说老子过函谷关之前,守关人看见有紫气从东而至,没过多久,老子就骑着青牛而来,守关人便知这是圣人。因此,紫气被视为吉祥的征兆。杜甫《秋兴》之五中的一句“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描绘的是西王母自瑶池驾临,老子骑牛西去的祥和画面。

图片 5

道教崇尚紫色,与之相关的神仙和事物也都被冠以“紫”。比如说,南朝梁沈约《郊居赋》:“降紫皇于天阙,延二妃于湘渚。”“紫皇”指的是道教传说中的神仙。《抱朴子·内篇·祛惑》:“及到天上,先过紫府,金床玉几,晃晃昱昱,真贵处也。”“紫府”是传说中神仙住的地方。唐代卢照邻《羁卧山中》:“紫书常日阅,丹药几年成。”“紫书”是指道教经书。等等。

可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紫色虽非正色,却由于它跟帝王、圣人、神仙的紧密联系,而被赋予了神秘、富贵的气质,成为一种祥瑞、沉稳、庄重的色彩。

本文原载于《月读》,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