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的祸害庄稼了,寂寞是万物的根本

我们见过很多农村老人,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学历,但是却了解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很令人敬佩。通过自己的实际经历总结出一句又一句通俗易懂的话语来告诫后人,省的走了弯路。今天小编就要分享一句“二月没九,饿死鸡狗”,很多人不知道“九”是啥意思,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作为北宋文坛领袖的苏轼,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开派的人物,也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丰碑。在灿若繁星的古代伟人中,他一直闪耀着璀璨夺目的光华。除儒、佛两家外,道教思想对苏轼的文学、书画创作也起了显着的作用。

字面意思是在说如果一年中的二月份中没有“九”,那么鸡和狗都饿死了。可是“九”到底是什么呢?实际上这里是表示冬季的三九天,古时候人们将冬天从一九数到九九以后,就代表冬天过去了,迎来了暖春。

每个人从生下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有人会陪伴你一辈子,只会陪你走过一段路程,人人都有寂寞的时光。

图片 2

图片 3

寂寞是无人相伴的旅程,是没有星光的夜空,它使空虚的人孤苦,使浅薄的人浮躁,使睿智的人深沉。

苏轼的启蒙老师是道士,他的一生都与道教有着不解之缘。苏轼、苏辙兄弟少年时在家乡今四川省眉县天庆观读书,他们的启蒙老师是道士张易简。当时张易简道长收的学生有几百人,苏轼是倍受张道长青睐的学生之一。由于苏轼受过道教的启蒙教育,所以他的一生对道教情有独衷。苏轼成人后,也经常与道士交往,他除了自号“东坡居士”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熟知的号——“铁冠道人”。

一般情况下冬季的九九过完就到了农历二月了,也就是春天到了。可若是还没到农历二月就迎来了春天,那么气温回升,在老一辈的眼里,这回破坏到庄稼的生长的。不仅杂草丛生,害虫也伺机而动,所以农民们希望春天来的晚一些,这样低温能将杂草和害虫冻死,省的祸害庄稼了。大家的收成好了,生活条件也随之提高,家里的鸡和狗也有饭吃,就不会被饿死了。

庄子说:“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万物之本也。”

苏轼的诗、词、赋、散文均成就极高,且善书法和绘画,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其散文与欧阳修并称欧苏;诗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又与陆游并称苏陆;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名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书法家“宋四家”之首,存世书迹有《答谢民师论文帖》、《祭黄几道文》、《前赤壁赋》、《黄州寒食诗帖》、《题西林壁》、《饮湖上初晴后雨》等。

图片 4

在庄子看来,寂寞是万物的根本,人也只有在寂寞中,才能更好地感受生命,认识自己。

图片 5

不过现在生活条件提升了,庄稼也都在用机器耕种,这些俗语不太适用了,但是这都是老祖宗的经验之谈,以前可是帮了他们很多,所以便将这俗语流传下来了,我们也应该继续传承中华的传统文化,让后世更加了解!

古来圣贤皆寂寞。

苏轼的美学思想追求的是一种“萧散简远”的艺术风格,而老庄也提倡虚静寡欲,两者暗暗相合。他在《书黄子思诗集后》一文中说:“予尝论书,以谓钟王之迹,萧散简远,妙在笔墨之外。至唐,颜柳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钟、王书法,笔意洒脱自如,字形简古而意味深远,笔画之外妙趣横生。颜柳虽备尽古今笔法,只在字的形式上极求变化之能事,却失掉了钟、王之妙趣,这是不可取的。而苏轼向往的是笔墨之外的意韵,追求超然物外、萧散简远的情趣,这与道家的意旨十分吻合。

每个时代,总会有那么一些人,遵从于自己的内心,用一生的时间,在寂寞中思考、做事,直到有一天,他们从容离开。

苏轼在《题王逸少帖》中称赞钟繇、王羲之如同“谢家夫人澹丰容,萧然自有林下风”一样,尽管衣饰简淡,却有散朗的风姿神情。不难看出,苏轼对闲雅淡泊、不事雕琢、返朴归真风格的崇尚。苏轼苦苦寻觅的正是在此。可见,崇尚“简淡”、“疏淡”的书法风格贯穿于苏轼书论中,这也正同老庄以淡泊为立身之本的精神贯通。

寂寞,是一种高处。高处不胜寒。

图片 6

去过西藏的人说,在那雪域高原之上,面对着横空出世的山峰和永存不化的冰川,一个人可以体验妙不可言的梦幻,以及令人敬畏的神秘。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哲学思想的核心是“道”,“道”即“自然”,是宇宙万物的本体和生命,是“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同一存在,在艺术表现上,则是作品的生机和气韵,是架构起作品艺术价值的精神、文化内涵。

身在高处徘徊,尽览极致风景;心在高处寂寞,收获别样人生。

在老子道学的影响下,苏轼以一颗淡泊空灵的心态从容进退于艺术创作和世俗人生。他对“道法自然”的理解,在艺术上转化为对自然适意的追求、对“吾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的崇尚,都无不渗透着宋人“尚意”的美学风格。那么,何为“意”呢?

并不是只有走过生命禁区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人生;但是,一辈子窝在屋檐下的人生,注定是可怜的人生。

“意”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它的美学追求既不同于唐人的法度、规则,也不同于元明的姿势、体态,同时和晋人的风神、气韵也存有差异。宋人对“意”的崇尚最早可上溯至晋代,当时由于魏晋玄学的盛行,个性解放、超然淡泊的思想潮流形成了其注重修养、天然自成的品格,为宋人“尚意”书风的形成作出了初步的探索。这种“意”发展到宋代苏轼便成为“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和“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的率然恣意、情趣盎然了。可见,宋人“尚意”旨在摆脱规则、法度的桎梏,提倡不泥于古的推陈出新,推崇性灵的超脱和释放。

图片 7

图片 8

庄子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

清代书法家和书论家梁巘在《评书贴》中写道“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每个时代都有其特定文化背景下的书风意趣。作为“尚意”书风的极力倡导者,苏轼自然而然地排斥某些法则、规制的约束,要求创作中的高度自由意识。“法”作为书法艺术创作中的客观规律,往往是历代经验的总结、概括,来作为“一般”指导“个别”的理论原则。但是如果执意于“法”的临摹,墨守陈规、按图索骥,则会失去创作中的自由,更难得体会到创作的快感了。

寂寞,是一种逍遥。

“无法之法”并非在艺术中随便涂抹、肆意涂鸦,而是创作者在技艺娴熟、炉火纯青基础上对“有法之法”樊篱的突破。它完全融会贯通、评判继承了前人有效的创作理念,并将其引向自然的“道”,技进乎道,技道两进。这是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对苏轼艺术观的形成有着深刻影响。

寂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不想随波逐流,不羡慕世界的繁华,不谄媚红尘的喧嚣,静守自己的一方天地,怡然自得,低眉微笑。

注:天下第三行书,东坡《寒食诗帖》

我们赤条条而来,孤零零而去,人生就是一路寂寞,无问西东。

宋人书法尚意,苏轼是旗手,他从老庄道家思想中悟出“得意忘形”的哲理运用于书法艺术实践之中。他认为执笔无法,书法乃无法之法。他斜执笔,用侧锋,遭人讥议,却笔挟伟力豪气。他置“书贵瘦硬方通神”的训则于不顾,用既肥又扁的字形,吐露萧散风神。如其书法代表作《黄州寒食诗帖》称为中国行书第三帖(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第一帖,唐·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第二帖)。

梁实秋说:“寂寞是一种清福。”

苏轼生命之波澜,至黄州一变;苏轼书法艺术,在黄州也随之一变。历炼越深,其书艺也愈加超越自我。在苏轼那里,书艺与他的文学成就一样,随着生命的流走,阅历的加深,愈益闪放光辉,通向美妙的境界。

寂寞,可以让人感受一种空灵悠闲的境界,“空山夜雨,万籁无声”。

图片 9

所谓“心远地自偏”,寂寞可以让我们更切实地享受人生,摆脱世俗的干扰,追求内心的干净和精神生活的丰富。

苏轼作为中国书法史上影响深远的重要代表人物,他对“意”的崇尚,对“真”的追求以及对“法”的摒弃,对“个性”的张扬,是传统“艺道合一”中生命、意志在书法中的完美显现。他以文人的视角,将人们对于书法艺术的审美观照引向对于人格、品德以及人生的探索和思考,打破了笔墨点画构架的形式美本身,通向了生命本源的“道”,从而做到仰观、俯察万物的勃勃生机和旺盛活力。

寂寞,是轻装上路,心无杂念地活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生所有的际遇,不过是四季的风,风过了,我依然是我。

道教之音编辑整理

寂寞,是人生最高的享受。

享受寂寞,心底的尘埃才能得以净化,灵魂的污浊才能得以洗涤,良好的心态才能得以造就。

享受寂寞,就是参悟人生。

图片 10

庄子说:“物物而不物于物。”

心役使万物,而不是成为外物的奴隶。

享受寂寞,不为外物所奴役,但是也不必让自己的心走向枯寂。

西晋时期,江南有一个名叫夏统的人,他饱读诗书,智慧过人,踏入仕途的机会很多,可是他不愿做官。

太尉邀他来自己身边任职,夏统婉言谢绝了。

太尉不甘心,调来整齐的军队和华丽的车马,吹着响亮的号角,从他面前走过,但夏统对眼前豪华显赫的场面视而不见。

太尉又召来一班风姿绰约的美女,在夏统面前轻歌曼舞,但夏统木然而立,毫不动摇。

太尉看到这些全然打动不了夏统的心,不理解地说:“天下竟有这样的怪人!真是木头做的人,石头做的心啊!”

后来就用成语“木人石心”来形容意志坚定,不为外物所动。

也许是夏统刻意表现出无动于衷,来拒绝做官。如果真的是“木人石心”,那就不是淡泊,而是心灵走向枯寂,人生再无乐趣可言!

图片 11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芳华。

耐得住寂寞,方能内心平静、宠辱不惊,有所作为。

耐得住寂寞,才能对真正所爱好的事情专注持久,不怨天尤人,不妄自菲薄,不见异思迁,向着既定的目标坚持不懈地走下去,最终总会有所收获。

但凡成功之人,往往都要经历一段没人支持、没人帮助的黑暗岁月,而这段时光,恰恰是沉淀自我的关键阶段,犹如黎明前的黑暗,捱过去,天也就亮了。

有人问禅师:“鲤鱼在没有跃过龙门的时候做什么?”

禅师回答:“在深潭寒水中修身养性。”

又问:“跃过龙门后又怎样?”

禅师回答:“跃过龙门后,腾飞天上,鱼类难以追及。”

又问:“那又怎样?”

禅师回答:“龙行云布雨,滋润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境遇,沉潜时要耐得住寂寞,成就后要福泽天下。做鱼做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什么环境做什么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