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要做得圆满,首发丨腾讯佛学

导读

图片 1

tercher

《妙法莲华经 ·
普门品》的窍门在哪里,诵持“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和念普门品的功德一模一样,和观世音菩萨结缘也是一模一样,最直接。

居士问:如果受了许多法而不修,是不是有很大过患?

老师 · 好

图片 2

仁波切:我讲法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让你们学会更多的离苦得乐的方法及佛学的知识。可是有的人什么法都听,什么法都受,却什么法都不修,那是不行的,只听不修是不行的!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盼望着直接得到很深的法,如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这跟现在的社会的某些现象有点像。现在社会上有些人做不了大事,瞧不起小事,小事也没做,大事又没成,就是在那里混,有很多人是这样的。做人为什么不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人?一步一个脚印,按照依止善知识、死无常、归依、因果业报、轮回苦、三苦、六苦、八苦、以及十二因缘和四圣谛、然后七支因果的菩提心和自他相换的菩提心、六波罗蜜、四摄等等次第进行实修,然后一步一步地生起任运的觉受。当你生起了菩提心的时候,你就是菩萨了。如果你没有菩提心的基础,即便你想做大事,想一步登天,修无上瑜珈部的密法,如什么大圆满、大手印、大中观,或者圆满次第等,是根本没有用的。有些人喜欢走老路,按照自己的嗜好去走,这样很不好。

文丨续祥法师

文:净慧长老

我是医生,我绝不敢给任何一个人乱开药。如果我开了药,你不吃,你老愿意吃你认可的药,那么我真治不了你的病。人往往有些偏执和顽固,一旦遇到自己的顽固和敏感之处就放不下,总是逃避,这就是人的毛病。但学佛者不应该这样,要坦然地面对现实,该做的事就要全心全力地去做,并且要做得圆满。不该做的,就一点都不做。

首发丨腾讯佛学

观世音菩萨救我们三灾八难,和我们众生有缘。读诵到这一品,我们要知道法义在哪里。我们众生受持《妙法莲华经》,那么谁来保护我们呢?我们有难处,求谁问谁去呢?这个世界肯定是魔难重重啊;所以佛告诉我们,谁要受持《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就护佑谁。由于你拥护、受持《妙法莲华经》的功德,观世音菩萨才来保护。受持《妙法莲华经》的人,观世音菩萨时时刻刻都在保护,有求必应。没受持,不具备那个功德。

依止善知识最核心、最主要的,就是依教奉行。如果不能依教奉行,就算你依止再多的善知识,做得再好,尊敬和恭敬得再多,也毫无用处。我们修习意乐依止善知识,视师为佛,见过失则看成是自已的过失,念恩生敬,视师父为一切智慧、慈悲、德能的集中显现,如此修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依教奉行。视师为佛的显现,你就会依教奉行,如果你认为他是凡夫,你就不会依教奉行,你还是按照你个人的情感、个人的偏见、个人的顽固等去走老路是不会有所改变的。

同学拉我去看于谦老师跨界主演的电影《老师好》,说实话当我听说导演上一部作品豆瓣两点九分时,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到座位上的。

有人生病,念观世音菩萨,病怎么还不好呢?自己久远劫来的业报没有消掉,让菩萨替自己背业障?我是不干那事。谁有病,我劝人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名号,用念佛的功德回向给自己。谁要是有啥难处,生死攸关的时候,诵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闻到有求救的音声,肯定会救度。别有点啥事都找观世音菩萨,菩萨不是人的奴仆,记住。

我到沈阳来,如果有那么一点点的功德,或者对你们有那么一点点的帮助的话,我最希望的就是令你们摆脱你们原有的老路和思想,帮助你们找到一个崭新的、理性的、合理的、如法的、正确的道路,这是我的希望,我真诚地希望你们能如此。如是咱们师徒都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了。如果只是我希望这样,而你们不希望的话,只是一半的希望。如果你们希望,我不希望的话,还是有一半的希望,这样不圆满。所以请大家一定要记住,抛弃我们过去的坏毛病,或者说错误的认识、错误的希望、错误的爱好、错误的偏见、错误的顽执,要建立一个崭新的自我。

观影三分钟后,我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这应该是一部好电影。”

若想让观世音菩萨帮助、救度,用什么作为回报呀?我们平时要多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和菩萨结缘,积聚功德。怎么积聚功德?受持《妙法莲华经》,别管是学禅的、学密的、学净土的,必须受持《妙法莲华经》。而且我告诉诸位《妙法莲华经》普门品的窍门在哪里,诵持“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和念普门品的功德一模一样,和观世音菩萨结缘也是一模一样,最直接。

节选▏夏坝仁波切《问答录》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说:“教育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图片 3

这部电影的故事讲的则是一朵云推动一片云,一个灵魂唤醒一群灵魂。我没上过几天学,更不记得自己小学的老师长啥样,从小到大都是师父陪着我,看完电影,我想起了我的师父。

将来我们修到化身成就的时候,要到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去,观世音菩萨成就我们的慈悲力,那才是我们真正亲近观世音菩萨的时候。否则的话,我有事、要死、要活求观世音菩萨,凡夫。我准确的告诉诸位实相,我不就经讲经。读诵普门品,要知道和观世音菩萨结缘。还有一条,人往生时得观世音菩萨同意和认证,否则人往生不了。

社会上推动孩子进步的是老师,佛门中唤醒迷徒觉悟的是师父。

观世音菩萨能观一切音声而为观世音,这里说有什么三灾八难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都得到帮助、解脱。特别是一些学佛人欲念特重、嗔恨心强,念观世音菩萨名号,愚痴逐渐消失。我想问一句话,当人生气、发脾气时,有没有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可能有人会答“忘了”,忘了就是功德不够,定力不足。万事当头的时候,大难来临的时候,不管多急,记住,“南无观世音菩萨”三声,绵绵密密连念三声,立刻心情就平静,多高的怒火也能逐渐平和。没有功德,早把观世音菩萨丢一边去了,还赖观世音菩萨不管自己。我就讲实在话。

老师与师父的不同之处在于老师和学生是“契约关系”,而师父和徒弟大多数则是“人身依附关系”。

受持《妙法莲华经》的人,观世音菩萨代表佛护念。谁要想求法,观世音菩萨会三十二应身来给人说法。谁要没受持《妙法莲华经》,光求好处,让观世音菩萨替人承担业报,好事自己得,业报让菩萨背。一是观世音菩萨不能满愿;二是观世音菩萨的侍者也不同意。观世音菩萨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因为菩萨不能成就人的贪念。

师父这个词不仅限于佛门,但无论僧俗,师父承担的责任都要比老师多,
教授的东西也比老师多。

图片 4

从古至今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文人雅士,其最拿手的本事基本都是师父给的,相应的是师父对于徒弟的支配权也更大,徒弟对师父尽的义务也更多。

这个人想偷,求菩萨可别让人抓住呀,菩萨说这人不求我,我还不知道呢,这一求我,还是快点进监狱吧。为什么?偷的越多,将来业报越重。有个贩毒的,家里也供观世音菩萨像,还让警察给抓住了。有人问我怎么看待这个事,我说他贩毒是害人,观世音菩萨能帮他害人吗?观世音菩萨能因为他的供养,烧两柱香,就保佑他贩毒去吗?若保佑这个毒犯,那观世音菩萨和贩毒的不就划等号了吗?那谁还供养了,没人供养。

韩愈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对于老师来说,做好这几条已经绰绰有余,但对于师父而言,这几条还远远不够。

同样,我们求观世音菩萨的时候,若观世音菩萨没保佑,问问自己,如法不如法,做的事对不对,若对,观世音菩萨百分之百保佑。我告诉诸位,有很多实例,很多感应。我不多说,说一个:

电影路演时,有人问于谦老师:“你在生活中是师父,电影里又饰演了老师,请问这二者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一位辟支佛,往生极乐世界不够条件,但是还不想到天上享天福。想和菩萨结缘,怎么办?一位法师说,我送你到普陀山,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去培育你的功德,将来换个身修菩萨法,再往生极乐世界。这位辟支佛说,我也知道观世音菩萨在普陀山道场,可是不让我进,我望一望都不行。这位法师说,我给你求一求,这位法师九请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亲自到场接引其到普陀山修行去了。这位辟支佛说,我将来还要来这个世界,跟你修学佛法,我一定成就我的菩萨道业,观世音菩萨立刻就满愿。看灵不灵,人得正求才是有功德的事。别求让观世音菩萨替人造业,求贪念、偷念、不如法的念。

于谦想了想回答道:“师父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想区别就在这里吧。”

我们学佛人一定要知道有个标准,菩萨有菩萨的标准。这一品我没细讲,都会背,都看明白了。但是我把真实的内容告诉诸位。这一品主要是说观世音菩萨保护、护念我们这些受持、读诵《妙法莲华经》的人。是谁说的?释迦牟尼佛说的,释迦牟尼佛说普门品就是告诉我们,观世音菩萨在保护我们。

讲一个古人拜师的故事。

汉灵帝时期,太原名士郭泰博学多才,为人正直,被推举在太学任教,深受太学学生爱戴。

当时太学里有一位神童魏昭,11岁就入太学学习,他拜访郭泰,表示愿意向他求学,说:“尝闻‘经师易遇,人师难遭’。愿在左右,供给洒扫。”

这个故事被司马光记录在了《资治通鉴》中。

南宋史学家胡三省注释这句“经师易遇,人师难遭”时说:“经师,谓专门名家,教授有师法者;人师,谓谨身修行,足以范俗者。”

“经师”是“授业解惑”的知识传授,“人师”则不然,除了“言传”,更有“身教”,不仅授业解惑,更要以身作则。

这位备受推崇的郭泰和苗老师有很多相像之处:

苗老师不肯巴结领导,郭泰则拒不出仕。

苗老师不肯拿走那串带着“施舍”意味的钥匙,郭泰一样不肯为五斗米摧眉折腰。

苗老师不肯放弃地痞洛小乙,不避危险拉他悬崖勒马,郭泰则更胜一筹,对于萍水相逢的学生也能做到如此。

当时的郡学有位名叫左原的学生因犯法被劝退,郭泰遇到他后设酒肴款待他,好言劝慰他:颜回尚不能无过,况其余乎!左原后来终于责躬自省,痛改前非。

事后有人讥笑郭泰与恶人交往。郭泰听后感叹道:“对于犯错误的人理应热情帮助,劝其从善,若如果对其疏远甚至忌很,那就无异于促进恶。”

郭泰去世时后送行的多达万人,让人不得不感慨世人对他的推崇。

像电影中乔衫饰演的另一位老师,也许他有着水平线上的业务能力,可以当得起“经师”的称呼,但卑劣的行为决定了他无法像苗老师成为一个能润泽学生心田的“人师”。

合格的经师本就难寻,遇上了则可保学业精进;人师更加难求,遇上了可能成为龙凤栋梁。

虽然稀少,但像郭泰和苗老师这样的人师,一个人就唤醒了多少迷惘,哺育了多少自信,点燃了多少青春,摧发了多少征帆?

三寸舌,三寸笔,三尺讲台、三千桃李;

十载风,十载雨,十年树木、十万栋梁。

这样一看,这种稀少就更值得我们珍惜了。

经师和人师的不同也可以看作是老师与师父的不同。

就和世间人学手艺一样,学佛也要拜师,但教育的方法却截然不同。

成佛不同于成才,不必量化灌输也无法量化灌输,觉悟不用记背,更无法解说,而妙用常露现前,山河大地,翠竹黄花,无一镌刻真理,却无一不是真理。

因缘凑泊,落瓦敲竹皆可开悟,因此佛门的教育讲究一个“活泼泼地”,不拘泥与形式和方法。“如珠之走盘”,像一颗珠子在盘里滚,虽没有固定的轨迹,却周流无所不到。

这个道理其实不仅适用于学佛,世间学问想要获得“真味”,也不能拘泥于框架。

同样是讲文学,苗老师为了矿山的孩子们能考上大学,要他们去背繁琐的语法,可徐志摩这种大文人在大学讲文学时,干脆直接把学生带出室外,到青草坡上杂乱躺坐,听着小桥流水,望着群莺乱飞,随他遨游诗国。

灌输的效果,和浸润的力量,你相信哪个?

这种浸润的力量和尼采对于自然之美的解读如出一辙:

“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相反,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人几乎不知不觉把它带走,一度在梦中与它重逢,可是在它悄悄久留我们心中之后,它就完全占有了我们,使人们的眼睛饱含泪水,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憧憬。”

——《人性的,太人性的》

当然,这只是兴之所至的发挥,不能当作常规的方法,禅宗的所有公案也一样,都只是此时此地此人的对机之谈,离开了此时此地此人,可能就是废话一堆,因此拜师的必要就更为凸显。

非要有一个“过来人”耳提面命时时提斯,方不至于浪费生活中每一个“得道因缘”,师父传递给弟子们的除了知识经验,还有每时每刻接触带来的“熏习”,后者正是获得觉悟的最佳渠道。

因此在佛教徒才会把随之修学的师父成为“依止师”,正如《中庸》所说:“知止而后能定。”依于有德之师,我们的心就不会再如同浮萍一样在业浪识海的裹挟下随波逐流,六神无主,方能立定脚跟,迥出沉沦。

师生与师徒之间的所有记忆都是美好的吗?

当然不是。

越关心你的师父和老师,越会折腾你,约束你,唠叨你,提撕你,而当我们明白他们老婆心切时,却往往已经没有机会当面感谢了。

为人师者贪心掏肺,可你我却觉得腥臭难忍,甚至恶言相向,但他们却依然义无反顾,这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终将能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就像苗老师明白当年自己老师的良苦用心一样。

《大话西游》里玄奘法师对至尊宝说:“等你什么时候明白舍生取义了,我相信你会回来跟我唱同一首歌的……”

总有一天我们会长明白那些我们不曾理解苦口婆心,悉心教导……

学生的知识、经验、对世界最初的认识多半都来自老师,而老师的意义感、荣誉感、成就感则全都来自于学生。

就像苗老师说的那样,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你们,遇见了你们我才有了最好的时光。这种双向的交互磨合出了
彼此的人生之中最难以抹去的印记。

等你羽翼丰满可以独自面对修道路上的艰难时,“师”这个角色就会从你的生活中逐渐退场,就像龙应台《目送》里一句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这段描写亲子的话同样适用在师生与师徒。

老师如此,师父亦然,他们总有一天会放手,任你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或许过若干年,师这个角色就将轮到你来扮演。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千百年来,佛法正是在这种师徒之间的“传帮带”下,德焰联辉,传光匪绝,灯灯相续,明终不尽。

就像日本的禅师们口耳相传的那句话:一朵花盛开,就会有数千数万朵花盛开。

这不仅是教育,更是传承。

影片结束时,一脸褶子的苗老师,拄着拐杖,在安静的书店外,远眺在店里看书的安静。

安静发现苗老师后,欢喜踊跃的推着轮椅去迎接,而苗老师则悄然转身拄着拐杖越走越远。

这个镜头没有旁白,但却令人思绪万千,我想起木心的一段话: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
,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你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返璞归真。

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

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