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命有重组、安住的能力,但曾国藩家族家风的一大特色

问:佛教如何看待犯太岁和本命佛?

来源:京博国学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些伤,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疯狂,当我们抚平了伤痛,从那份记忆中恢复、重组和安住时,就是最美妙的人生。

答:从我个人的佛学浅显的修养来看,关于“犯太岁”与“本命佛”实是民间传说,并非佛法所言。下面分别回答:

曾国藩是一个传奇,他的家族同样传奇。两百多年来,曾氏后裔有成就的多达200余人,大多成为学术、科技、文化领域的精英。古人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俗语也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然而,曾氏家族绵延十代,至今没有出现过败家子,堪称中国家族史上的奇观。其中的奥秘究竟何在?

—— 如孝法师

关于“太岁”:云门禅师有言:“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人生的顺逆穷通,虽然有境遇上的差别,但对人生的感受却与自心息息相关。所以苏东坡有言:“知安则荣,知足则富”,世间也有“人心不足蛇吞象”之说。

答案就在曾国藩家风里。曾国藩家训的内容很多,而尤其值得现代人注意、重视和借鉴的,是以下三大要点。

人到中年,人生的风险是最大的:上有老下有小,同时工作还需要不断努力,在这个付出很多的年龄,如果不懂生命,不为自己的生命做储备,只是不断消耗的话,会很麻烦。

如果没有智慧富足的内心观念,不能及时调伏内心的烦恼,则人生时时处于自我烦扰的状态。

01

我们的生命有重组、安住的能力,如果不用就过期作废了;如果我们用了,人生就是双倍的回报,甚至用和不用之间都不止是双倍的差距,可能是无量倍的积累。

因此,人生的苦乐顺逆从根本上说与心有关,与外境并不成正比。

不睡懒觉,相当重要

如果每天晚上临睡前、第二天起床后用禅修排掉负面能量,给自己一个方向,然后再迎着朝阳出发,这样每天忆念下去,我们的生活仍至生命就会不一样。

关于“本命佛”,从佛法的实质来讲,真正的“本命佛”即是众生本具的自性,不从外得,但众生之迷惑的根本就是迷于自心,不知心为何物,不知生命的真相为何,所以迷沦生死苦海,因此诸佛菩萨才应缘化现世间普度迷情。

对于入睡越来越晚的现代人来说,早起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但曾国藩家族家风的一大特色,便是规定必须高度重视早起。

所以一定要通过修行累积智慧,从佛菩萨那里借一点光明,照亮自己内心的自我和黑暗,从内心深处祝福家人,珍惜每一个人。

本来诸佛菩萨悲悯一切众生,心无亲疏远近之别,但众生心有分别执取,故有不同的佛菩萨与不同众生的缘份之不同。

说起早起,曾氏家族有着悠久的传统。曾国藩的祖父曾星冈年轻时是一个“浪子”,爱好声色犬马,性情懒惰,“与裘马少年相逐,或日高酣寝”,太阳晒屁股了,他还在呼呼大睡。

真正的储备是独处

那如何判断自己与哪尊佛菩萨更有缘呢?那就是以恭敬心与欢喜心之强弱为判定标准。

长辈们讥讽他是浮薄浪儿,将成为败家子。一语刺醒浪子心,曾星冈从此“立起自责”,悔过自新,“终身未明而起”,开山垦荒,凿石决壤,连通成片十数畛,成为立家基业。并且,他还总结出“八字三不信”治家口诀,成为曾氏家族的传家宝。

自己的心要独立,要谨慎地安住。我们需要学会安住,不要再像年青时惶惶然寻找各种刺激和概念,那样会把生命的精气神都耗掉,最后亏空引来祸事,得不偿失,有时我们甚至都没有机会弥补的。

来源:南普陀寺

书蔬鱼猪,早扫考宝。

拓展生命的空间

——曾星冈治家八诀

烦恼的人因为不懂得生命而伤害了我们,对此我们要有怜悯心,不要和他计较。这样我们生命的空间就好像凿石窟一样——敦煌石窟都是从石头中一下一下凿出来的,这代表了我们自己拓展的一个备份。我们虽然生来没有,但是拓展了,生命的空间就比别人要大,这就是修行的意义,也是佛法的意义。

“书蔬鱼猪扫”就是读书、种菜、养鱼、喂猪、扫地,为居家之事;“早”是清早起床,“考”是重视祭祀祖先,“宝”是亲邻睦友。

佛法是非常真实、自然的。如果拥有了禅的人生,我们的生命几乎是重新的,并有双倍的增长。所以要珍惜佛法,这是几千年的经验,人人都需要,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在自我和贪嗔痴中延续着错误的生活理念:我们不懂得心也不懂得命运,不会给予只会要求,都是僵化和扭曲的生命。

到了曾国藩,他也把早起当成自己修身养性、锻炼意志的重要生活习惯,终身躬身践行。

用智慧之光照亮他人

在祖父治家“八诀”的基础上,他扩充提出了八本家训:

我们去观察社会,真正成功的人不是因为外在的拥有而是他们内在的精神。他们在晚年时身心仍可以充满光明,因为他们会不断成长,并不因时间推移而变得僵化、自我封闭,住在精神的监狱里。所以他们能够鼓励家人,能够让自己的人生智慧成为每一个人的生命来源,自己也真正成为不朽。

读古书以训诂为本,

付出让生命更有质感

作诗文以声调为本,

我们每个人对生命最大的理解或者感动是“付出”,而且大家也正在付出——无论工作还是家庭,每个人都在付出,付出是一种生命的感觉。

事亲以得欢心为本,

我们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那么关注?因为我们天性就是佛,这是一种超越一切意义的终极生命真相。我们并不是不能付出,其实付出是一种快乐,不要总站在“得到”看“付出”,那就变成悭贪了。

养生以少恼怒为本,

如果我们站在智慧的角度看现象,现象就不会障碍我们,我们却超越了现象。可能我们的人生在别人看来苦不堪言,我们自己却从容自在。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量体定做的,只有自己才能理解自己的遭遇,它跟我们的心有关。所以,不要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别人的看法当中。

立身以不妄语为本,

禅修,我们生命的港湾

居家以不晏起为本,

————

居官以不要钱为本,

在生活中,理性的东西不可能陪伴我们走太久,而禅修的体验却会让我们换个角度获得重生。

行军以不扰民为本。

当我们遇到人生的狂风暴雨时,可以通过禅修进入自己宁静的港湾,这里可以给我们某种保护、启示以及安全,能够让家人因为我们对生命的理解而得到幸福和生命的方向。

“居家以不晏起为本”,早起同样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翻开《曾文正公家书》,可以发现,就早起这件事,曾国藩对家人有颇多叮咛。

在给四弟曾国潢的家书中,曾国藩说,祖父留下的八诀家训,“若不能尽行,但能行一早字,则家中子弟有所取舍,是厚望也”。又说,“欲去惰字,总以不晏起为第一义”。在给儿子曾纪泽的信中,则不厌其烦地询问:“尔在家常能起早否?诸弟妹早起否?”

早起为什么重要?因为能不能做到和坚持早起,体现出一个人的心性和习惯——能否做到自我约束、是否具备恒心和毅力、是不是勤奋努力,而这些无论对于做人还是成事,都是最重要的根基。

有意思的是,早起这一点甚至影响了晚清另一名臣李鸿章。1859年,李鸿章来投靠曾国藩,在湘军军营中当了一名幕僚。李鸿章那时年轻任性,爱睡懒觉,而曾国藩给湘军定下死规则:天未明就得吃罢早饭,有仗打仗,无仗操练。他本人也跟湘军士兵一样,每天天未亮时,与幕僚们一起吃早饭,一边吃一边聊天。

李鸿章连睡三天懒觉后,第四天曾国藩发飚了,当面训诫李鸿章:既到我这里来,就要遵守我的规则,最后说:“此间所尚的,惟一诚字而已!”
说完,看也不看李鸿章一眼,拂袖而去。李鸿章惊坐原地,羞愧难言,从此睡懒觉的病给治好了。

02

千万别给孩子留财产

对于两个儿子的教育,曾国藩抓得很紧。教子,在曾氏的家庭教育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他对儿子的教育与期盼,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做读书明理的君子

咸丰六年,已为湘军统帅的曾国藩认认真真地给时仅九岁的次子纪鸿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凡人多望子孙为大官,余不愿为大官,但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

那么,什么是君子呢?曾氏接着说:“勤俭自持,习劳习苦,可以处乐,可以处约。此君子也。”意味勤劳俭朴,能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不怕劳苦,可以过好日子,也能过苦日子。这种人就是君子。君子是具有好品性的人,与财富、地位、权力无关。

这就是说,曾氏不期盼子孙做大官,做出人头地者,他只希望子孙能通过读书明理这个途径做品性良好的人。

从小事做起

曾氏常对家人说:“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不要轻看了家庭中的日常琐事,这中间就包含着处事待人的绝大学问。家庭中大事不多,多的是小事。从小事做起,养成良好的习惯,便可以走出家门做大事。

打开一部曾氏家书,迎面扑来的都是曾氏在告诉儿子从小事上做起:诚实,从不说假话做起;勤奋,从不睡懒觉做起;戒骄,从不讥笑人做起;戒奢,从不坐轿做起;端庄,从步伐稳重做起。

一桩桩一件件小事都做好了,人的总体境界就提高了。

不留财产给儿子

早在道光二十九年,曾氏初为大官时便对家人表示:“绝不留银钱与后人。”后来身为湘军统帅,曾氏再次申明他的态度:“仕宦之家,不蓄积银钱,使子弟自觉一无可恃。”

一无可恃,就是不留财产的真谛所在。让孩子觉得没有父辈可以庇荫和凭靠,才会真正自己去努力。这一点,才是留给孩子最大、最可靠的财产。

左宗棠也持这种观点,他说不仅不留钱财,连古籍字画也不留给子孙,曾氏称赞左的这些话是“见道之言”。

林则徐对此也曾说过一段发人深省、堪称千古良言的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可见这是有智慧的成功者共同的洞察。

“同言而信,信其所亲;同命而行,行其所服。”曾氏深知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他要求家人做到的一切,自己都先做到了,而且做得最好,其本身就是一部最具说服力的教科书。这点也尤其值得中国家长注意。

03

要高度重视孩子的职业选择

曾国藩家规的一大秘诀,就是高度重视对后代的职业选择。

曾国藩一生做事成功,有一个重要原因,他善于逆向思维。他要让自己的家族长远发展,首先就思考研究历史上很多家族为什么迅速衰败。他说:

吾细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使尽,其子孙始而骄佚,继而流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贸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谨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故教造弟及儿辈,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之家。

他认为,决定家族成败的,是你怎么塑造子孙们的品德品质,而不是给他们留多少钱。这是他研究历代大家族兴衰所得出的结论,有着坚实的事实支撑。

所以,曾国藩确立的家风,第一点,就是注重品德教育。不愿子孙当大官,不愿其为仕宦之家,只希望子孙成为一个君子,或者说是绅士。

在中国古代,包括今天,大家似乎都认为,当官,是最好的事情。所以像曾国藩的长子曾纪泽这样的官宦子弟,一生下来,人生似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读书,考试,将来“做大官”,光宗耀祖,光大门庭。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是曾国藩却不这样想,他一生没让曾纪泽去考科举。为什么呢?

第一,如果专注于科举,只问成绩,不问品德,这个孩子有可能成绩不错,但是性格、品质上出现很多问题。这其实也是今天中国很多家庭出现的问题,分数决定一切。所以曾国藩一直说科举一事,“误人太深”。对这一点,曾国藩是认识得很清楚的。

第二,即使科举成功,进入仕途,当了官,那又怎么样呢?曾国藩自己身为官场中人,他对当时官场的势利和虚伪太了解了。大多数读书人在官场上沉浮多年,结果是混到了功名利禄,发了家,晋了级,但是丢失的却是初心和人品。

所以曾国藩多次说:“凡人皆望子孙为大官,余不愿为大官。”他不愿孩子为官的主张,绝非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大智慧。

不愿做大官做什么呢?曾国藩说,“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这是曾国藩家教的第一个特点,从小让孩子有一个高远的胸怀,注重培养他们高尚的品德,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希望他们成为绅士,而不是执着于事功层面的成功。

我们看曾国藩家族,后代里当官的不多。不光是曾国藩的直系后代是这样,他的几个弟弟的后代也是这样,这显然是受曾国藩的影响的。

湘乡曾氏后人的特点是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特别多,不少人还留学欧美或日本等国,其中取得博士、硕士、学士和获得院士、教授、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等职称的多达百余人。但是选择到政府当官的特别少。大都是搞教育的、搞科研的、做企业的。

他们虽然绝大多数都没有当官,但是都跟着自己的兴趣走,去做科研,做实业,做一门扎扎实实的事业,而不是到官场上。他们的一生过得很有成就,也很充实。这在中国这个官本位的社会里是很少见的。

所以,像曾国藩这样不功利的家长,不仅在当时非常少见,在今天也是难能可贵。

— END —

请将我设为星标,不错过每次推送

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

编 辑:秦 晴

审 核:万 顺

签 发:宛 枫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