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故宫太庙目前进入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阶段,对中国人的生命观及养生修身观念影响深远

沈阳故宫太庙的建材上为何有“昭陵碑楼垂脊”6个字?

早晨!26/3.古人的养生观

以前宫观挂单,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教职人员证书可查。所以难免有人想假扮道士,混迹玄门的。所以祖师制定了严格的规矩,俾门人遵守。这些规矩,也曾了区分
是否有师承,是否是正规道士的参考。

太庙所用垂脊上为何要使用锔钉?

本文作者:广州市养生协会会长 吴国势

凡全真所戴之巾有九式:一曰唐巾;二曰冲和;三曰浩然;四曰逍遥;五曰紫阳;六曰一字;七曰纶巾;八曰九阳。所谓唐巾者,惟唐朝吕纯阳祖师之派裔可戴。其或老者,戴冲和;少者戴逍遥;或冷时用幅巾,雪夜用浩然;平常当用紫阳一字;各从其宜。上等有道之士,受初真戒者,方可戴纶巾,偃月冠。中极戒者三教巾、三台冠。天仙戒者冲虚巾,五岳冠。

太庙正吻兽背部为何要插上一把宝剑?

中医文化是中国古代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杰出代表,中医“道法自然”、“天人合一”、“阴阳互补”等优秀理念,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对中国人的生命观及养生修身观念影响深远。

道教九巾,闵爷在《道教仪范》中有说,也是援引《清规玄妙》中的这段文字,只是错把纶巾附会成了浑元巾。

作为国家文物局的重点项目,沈阳故宫太庙目前进入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阶段。3月20日,记者在太庙修复现场看到,几名工作人员正在将取下的砖瓦、垂脊、垂脊兽等小心地摆好,有些还被编上了号码。正是有了这样近距离观察的机会,记者才产生了上述疑问。

今人每谈养生,动辄与饮食分不开,却是只知部分,忽略整体。

图:林正英先生扮演的道士。

沈阳故宫最重要的建筑之一

明朝文学家吕坤认为:“德可延年,养德尤养生之第一要义。”

巾皆用原色布缎所置。盖玄为天,头圆象天,天一生水,水色属玄,玄几于道,以玄色顶于首,尊道也。凡戴九阳等巾,用异色绸绫所置,斯乃九流外教,火居门徒,定非真修之士。

走进沈阳故宫大清门,在其东侧,有一组黄琉璃瓦顶的构筑群。它有山门、东配殿、西配殿、年夜殿,燃帛炉等,这里便是沈阳故宫构筑群中最重要的一处建筑——太庙,祭奠爱新觉罗家族先人的家庙。

苏东坡曾经说过,养生在于“二安”,即安心与安身。

对于九巾的颜色,祖师也有严格规定,就是以黑色为主。如果用其他颜色做头巾的,多非真修之士。

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正式称帝,清代太庙制度也始于这一年。最初的太庙位于沈阳抚近门外五里的地方,前殿供奉清太祖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生母叶赫那拉氏的神位,后殿供奉努尔哈赤以前四代祖先的神位。太庙建成后,每年逢清明、除夕等重大节日,皇太极都要亲自前往焚香祭祀。

孔子曾经说过:“君子有三戒,戒之在色,戒之在斗,戒之在得。”

有等逢头丫髻,或清风绣头箬冠;或身穿白衲衣,与夫混玄三皇,千针书本,二仙懒衲等衣;或腰系九股绦,吕公绦,一气绦,或手提风火棕拂,或手擎五明降鬼扇;或跌足;或多耳麻鞋;或草鞋棕履。此中真伪难辨,须察其威仪、规矩、学问修持;叩其踪迹法派,经典功课之事,少或不全,其来必假。

沈阳故宫博物馆馆长李声能向记者介绍,沈阳故宫这座太庙是在明代三官庙旧址上建造的。在努尔哈赤尚未迁都沈阳之前,三官庙是明代着名的一座道观,约在明嘉靖年间建成。

而我认为,养生,首在养心。虽说“坐卧站走”无处不养生,吃穿亦是最容易着手与推广的养生之道所在,因而我们更不应忽视那些“看不见”的养生之道。

还有扎丫髻的,穿百衲衣的,系吕公绦的,拿五明扇的,赤脚游方的等等,这些就真假难辨了。需要仔细盘问,来者的三代法眷,经典功课。如果来人说不清楚,就很有可能是假的了。

围绕三官庙,清初历史上曾发生过几件大事。

《黄帝内经》中的《灵枢·本神篇》早就指出:“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僻邪不至,长生久视。”这段话中的“顺、适、和、安、节、调”道尽了养生之“和”的真谛。希望养生爱好者能以此共勉,习之、惜之,以达和谐养生之“圣度”!

外貌既或不全,内修焉能通晓。如若俗衣小帽,盘辫素珠,乃愚昧小人,斋公之类,更恐内有异端邪“=”教,亟应察究严防。

天聪五年在大凌河战争中,明代重臣张春兵败被俘,皇太极佩服他的才识,以礼相待,让他居住在庙内十年;

龚廷贤 ·
明代名医。他活到92岁,写的《摄养诗》是根据多年从医治病的实践,归纳出的一套关于吃喝玩乐的规律。

外貌尚且不能遵守祖师制度,内修则可想而知。如果有穿俗衣(清代的俗衣就是马褂,现在我们称之为唐装的),盘辫子的。这些都是愚昧小人,斋公之类,更需要提防有异端混入,应该特别注意。

祟德七年秋的松山战争中,明代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兵败被俘,被押回盛京,安置在三官庙里,被智劝归清;

诗的全文如下:

皇太极驾崩后,福临被立为新帝。索尼率两黄旗大臣齐至庙内盟誓,愿共同辅幼主执掌朝政。

惜气存精更养神,

三官庙旧址重建太庙

少思寡欲勿劳心。

清军入关后,清祖先的神位被移往北京太庙,到了顺治四年,盛京太庙成了一座空庙。乾隆四十三年,乾隆皇帝东巡盛京时,为了完备陪都城的规制,下令重修盛京太庙等建筑。于是,在盛京皇宫大清门东侧原来三官庙旧址重建太庙。因此,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座太庙的整个院落是建在高台之上的,太庙门的位置比皇宫正门——大清门要突出一些。为了表明其尊贵的地位,庙顶的琉璃瓦一律用黄色。

食惟半饱无兼味,

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一个身披鳞甲,上塑小龙,背部插剑把的建筑用材。李声能解释说,这是古建筑正脊两端常用的装饰,叫“正吻兽”,又叫“大吻”。正吻为一龙头,张开大嘴咬住正脊。相传,正吻是龙的九子之一,生来好望,能喷云吐雨,将它安在屋脊上以防止火灾。传说,正吻原本头朝外,有一天忽然成精,回头正欲吞脊时,被一道士抛出宝剑将其插住。由于用力过猛,正吻的腭上仅露出剑把。正吻因忿忿不平,于是又从背后钻出。所以,正吻背部有背兽,俗称“气不忿儿”。

酒止三分莫过频。

记者还看到,太庙建材上有“昭陵碑楼垂脊”6个字,有的垂脊断裂处还使用了锔钉。这到底是为什么?李声能解释说,昭陵修建在先,太庙修建在后,在修建太庙时,也许是材料不够用了,于是在修建过程中用了昭陵的建筑备料,因此,有些损坏不太大、还能用的垂脊,被锔钉锔好后,就用在了太庙上,这也是为何在太庙的建材上有昭陵字样的原因了。

每把戏言多取笑,

沈阳故宫博物院 宣传片

常含乐意莫生嗔。

日本记者拍下故宫怪兽罕见照片,难道沈阳故宫竟留存史前巨兽?

炎凉变诈都休问,

任我逍遥过百春。

这首诗告诉人们,别轻视吃喝玩乐。

吃喝玩乐,这4个字是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做的大文章,只不过岁月给每个人判的分数不同罢了,虽然不是人生目的,但也是获得身心健康的一种手段。

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

黄帝说:阴阳是宇宙之中的规律,是一切事物的本源,是万物发展变化的起源,是生长、毁灭的根本。对于人体来说,它是精神活动的根基。治理必须以阴阳为根本去进行考查。从阴阳变化来说,阳气积聚而上升,就成为天;阴气凝聚而下降,就成为地。阴的性质为静,阳则为动;阳主萌动,阴主成长,阳主杀伐,阴主收藏。阳主万物的气化,阴主万物的形体。寒极会生热,热极会生寒。寒气能产生浊阴,热气能产生清阳。清阳之气下陷,如不能上升,就会发生泄的病。浊阴在上壅,如不得下降,就会发生胀满之病。这就是违背了阴阳运行规律,导致疾病的道理。

(文/吴国势 转载请列明出处)

网站地图xml地图